◎ 陳幸妤
有病的是媒體不是我



比起其他更吐血的名嘴

陳立宏在其中我想還可稱之為「清流」

但是他一直以來主張要我休息,不要理會媒體的主張

我卻無法認同,有病的是台灣的媒體,不是我個人

為了躲避一群已經瘋狂,不論是非

每天編故事的新聞媒體

而要一個認真上班的老百姓「休息」就好了

這豈不是是非顛倒、黑白不分

若此論述合理

豈不是可要求所有善良百姓都該休息在家中

以防遇到強盜或是強姦犯?





以往有記者假扮病人的朋友

來我診所用針孔偷拍以得到獨家

也曾多次闖入屬於私人領域的診所、地下停車場只為圍堵我

而因為我的診所位於一樓

媒體的攝影機隔著診所透明的落地窗

在我上班時間八個小時,十幾台攝影機貼著玻璃

無視裡面上班的其他醫生、診所小姐、等候的病人的抗議

連我們進出洗手間的畫面都絲毫不放過

我相信沒有人可以忍受如此的對待吧!

如果我該為媒體的失控行徑休息,那更該去好好上課

學習做個公正客觀、有涵養的媒體人的該是天天守候在我門外的記者吧?






更別提連我帶小孩去超市買菜都可成大獨家 

那是否我連超市都不該去了呢?

更別提那天蘋果的記者口口聲聲說會把小孩打馬賽克,結果呢?

我的三個兒子去幼稚園也都被跟拍

那是否我也該讓他們休息一陣子

以防媒體看到扁家的人又「抓狂」起來

以往我也曾試過出國躲媒體

結果我發現只有馬唯中在美國,記者會找不到

不論我去東京,記者就在飯店大廳天天堵我

我去洛杉磯,記者在我親戚家門口,整日對著屋內拍

把我兒子嚇到晚上睡不著覺

紐約那次更是瘋狂,記者在高速公路上飛車追逐…。

如果我真該休息一陣子,那我才真是會被關在家中直到發瘋

因為這不會是半年一年的問題

而是只要有一天我還活著

就算不上班,只要我出門就是會被跟拍

否則郭台銘的老婆為何多次被記者追到哭?

她有做錯什麼?她有上班嗎?








作為一個政治人物的兒女是可悲

尤其是綠營的政治人物

我九歲時我媽媽政治車禍才出院半年

我爸爸就被抓去關了

當時我每天牽著六歲的弟弟去羅媽媽家吃飯

再端一個盤子把我媽媽的飯拿回家

當時雖然有老師、有同學罵我,不跟我玩

我還是可以名列前茅

我可以有今天的成績

不是任何政治黑牢、政治車禍可以阻撓我的

過去如此,未來也是如此

我不需要陳立宏你的同情

如果你看不慣我的言行,你大可在政論節目上批評

那是你的工作,但是當一個牙醫師也是我的工作。





和我爸同是蓬萊島案的黃天福的女兒在幾年前自殺死了

我至今想到她的遺言「我不能再快樂了」都感到心痛不已

我只在這誠摯的希望

即使日子再不快樂,都要勇敢、tough的活下去。






Peg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