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四天連續假期和小雄一起回宜蘭,通常回宜蘭不是跟許二姐就是跟小雄的家人一起回去,但這次很特別的是只有我們兩個回去而已。

以往回宜蘭通常都是週休二日,就算是禮拜五晚上回去,為避免塞車也是禮拜日就必須早早下來,因為我們兩個都是宜蘭人,才一天多的時間,很難完全陪伴到彼此的家人,可能在家待一下,就要去小雄那邊拜訪一下,相對的小雄也是家裡待一下就要來我家跟我爸泡茶聊天。

因為返鄉都是回宜蘭,所以睡覺也是一個問題,我們常常在爭到底要睡誰家,我又還沒嫁過去,如果都睡他家,感覺很對不起我老爹;相對地,如果小雄一起睡我家,雄媽會直接跟他說乾脆去給人家招好了。弄到最後都會變成各睡各的XD,另一半是同鄉的,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啊.....

每每在宜蘭時,我家人都會說:打電話叫嘉雄過來呀!嘉雄也會打問我:要不要來我家?=.=,如果我可以切成一半那該有多好。

清明連假的第一天,我和小雄先回桃園,打了一圈麻將後,就沿著濱海開回宜蘭,開海岸線的感覺還不錯,只是有點遠就是了。

第一天就在小雄家過夜,回到家和雄爸小聊一下就出門溜答去了,我們騎車到了宜蘭夜市,一下子就逛完了,感覺不過癮,又騎車到羅東夜市,一到羅東夜市才有逛街的FU:嗯…這才是真正的夜市。

隔天一大早小雄就載我回家,回到家先和老北泡茶聊天,順便等阿姨回來跟他打個招呼,但是阿姨在高速公路塞車囉…還沒等到阿姨回來,我們就出門到棲蘭爬山了。

途中想買一些乾糧飲料填肚子,但都沒有看到任何一間便利商店,好不容易在一個村莊裡看到疑似是雜貨店的店家,但門口有很多原住民在喝酒,停車時我堅持不敢下去買,我怕被那些咕嚕咕嚕抓走=.=。

棲蘭這裡沒有太多的景色,與其說爬山不如說健行,不過聽說這裡的櫻花開的不錯,不過我們不是櫻花季來的,當然什麼花都沒有。當天我還是穿矮子樂爬山,真佩服我自已XD。

自從爬過山上人家之後,好像沒有爬過具有挑戰性的山,下次來挑戰獅頭山好了,感覺應該很不賴。

下山走到停車場,看一下手錶時間還算夠,所以我們買了蔥餅還有一些玉米跟雞蛋,準備到清水地熱。

這裡每次假日人都爆多,有時還會因為交通管制被警察欄下,根本就上不去,好加上這回去的時間是接近傍晚,大部份的遊客都陸陸續續下山。

煮蛋時可要注意注意,如果一不小心掉到沸勝的水裡,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不過這裡很適合來玩水,可以烤肉又可以泡溫泉,還有涼涼的小溪可以消暑。用地熱水煮蛋還蠻有樂趣的,雖然並不是真的想吃蛋。

在清水沒多久就下雨,我們趕在天黑前離開河岸邊,怕溪水會漲,我們就沒辦法涉水回去嚕...

清明連假的第三天,一直在想要帶阿姨去哪邊走走,天氣不太好,沒什麼地方可去,最後就去大溪漁港買魚。

小雄跟老爹很瘋狂的買魚,阿姨很瘋狂的殺價跟凹老闆,我不懂魚,所以只能在旁邊看,只看他們買了好多好多,全部加起來大概四千多吧…買魚買到四千塊是真的很多=.=,大概是三個月的份量吧

離開大溪漁港後,我們就去奕順軒還有買名產,晚餐本來要去吃甕仔雞,後來改吃很有名的南堂水餃。隔天早上怕塞車,七點多就出發回新竹了,放假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

這個月21號,我小弟去當兵了,真是一則喜一則憂。

喜是小弟長大了,當兵是一個男孩兑變為男人的必經之路,他可以從中學習到什麼叫服從,也可以訓練自已的抗壓性,這些對小弟是有幫助的。

憂則是小弟白木慣了,不知能不能適應裡面的生活,很難想像他立正的樣子(還要站很硬很直),也很難想像他大聲唱軍歌在外面踏步的樣子,自從他去當兵之後,我每天都在跟小雄說:「不知道庭嘉現在在幹嘛」?、「今天庭嘉學會稍息、立正了吧」?、「庭嘉現在應該會唱軍歌了」。

今天是他入伍的第五天,感覺他已經去好久了,這幾天也一直問小雄當兵到底是什麼樣子,小弟那麼胖又沒在運動,跑3000公尺會不會昏倒啊??

進去就是凡事要忍耐,好期待小弟穿著軍服的樣子,懇親會你快來吧!!!!




Peg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